网管的正确工作方式

当你有一台电脑,你就需要安装操作系统才能正常工作,为一台电脑安装操作系统很简单。可是当你是一名网管,你需要面对的是整个机房,上百台电脑,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在某次机房维护的过程中,网管小王需要给100多台电脑重装系统,他当时采取的办法是,先给一台电脑安装系统,完成之后,把另一台电脑的硬盘拆出来,挂在已装好的电脑上进行硬盘对拷,然后再把对拷完成的两台和另外两台对拷,就这样1变2,2变4,4变8,安装速度会呈几何级数增长,要不了多久就能把整个机房的电脑安装完成。这真是个不错的办法,不是吗?

可是硬盘对拷这种办法有一个比较痛苦的操作:必须不断地拆硬盘,装硬盘。100多台电脑的硬盘的拆装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机箱内部的灰尘很多都不是问题,问题是硬盘的接口往往卡得很紧,需要很用力才能拆下,同时又需要注意,不能用蛮力,以防止折断接口。于是小王就联系我,让我过去帮忙,我于是在他的引导下帮他不断地拆装硬盘,安装完成后整个手都有些红肿了,但是看着整个机房里崭新的系统,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另外小王告诉我说他正在在向领导推荐我,让我去负责另外一个机房的维护工作,所以我现在帮他忙某种程度上算是实习。这次合作,小王对我的技术和态度很满意,也更放心让我去负责另外一个机房了。可是我总觉得这种办法还是有哪里不对。

我能得到网管小王的信任是由于我经常去这个机房上网,而且每次去都会逗留很长时间,渐渐地就引起了网管小王的注意,他发现一般的小故障我都能自己搞定,并且我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其他人上网结束离去之后他只需要重启电脑,电脑就会被还原到他当初预设的那个状态,而我常常会在系统里面留下一下我自己才需要用到的开发软件,重启之后也无法被还原,而他并没有告诉过我他的还原系统密码。逐渐熟络之后他发现我虽然屡次破解他的还原系统,但是从来都不是恶意破坏,仅仅是因为我一直在研究的互联网相关开发技术需要那些开发环境。渐渐地他就对我的技术能力和人品有了更多地肯定。

在小王的推荐下,很快,我成为了另外一个机房的网管。这个机房的机器普遍比小王那个机房的要古老很多,机器型号也混杂了很多种,配置普遍比较低,更糟糕的是:在前任网管的不作为下,整个机房有近三分之一的机器无法正常启动,剩下的机器很多都中了病毒,机房的公用打印机一旦连接上网络就会自动打印无意义的内容……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只有选择迎难而上,我必须让机房恢复正常运转,首先我在领导的授意下将所有的机箱拆开,使用吸尘器清扫里面的灰尘,并检查硬件问题。经过几天的努力,机房里的所有电脑都能正常启动了。与此同时我也开始通过校园内网论坛招募助手,通过实战筛选,我最终选定了一位技术过硬的搭档。很快,我们也面临了要给整个机房重装系统的任务,而这时的我,对这个机房的具体技术实施方案有了完全自主的发挥空间,通过之前的积累,我已经掌握了『网络克隆』的技术,能够通过网络,轻松实现多台机器同时克隆硬盘,整个过程完全不需要拆开机箱,而我的搭档掌握了Windows系统OEM封装技术,能够让克隆后的系统自动适应各种不同硬件的电脑。于是我们最终决定:采用『网络克隆』来完成工作任务。

在准备『网络克隆』的过程中,领导到机房来巡视了一次,他很奇怪地发现我为什么没有像小王以前那样把整个机房的电脑机箱都拆开,我给他解释说我们通过网络进行克隆,不需要拆机箱。尽管领导之前从没见过网络克隆这种做法,但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信任,他告诉我说只要明天能够把所有系统都装好就行了,具体怎么做他不管,随后他就离开了。留下我和我的搭档继续在机房里面奋斗。由于这个机房的很多电脑实在太过于古老,主板并不支持网络启动,于是我和搭档逐一用U盘启动了那些电脑,并和服务器连接上。随后我们只需要在服务器上点击一个『开始克隆』的按钮,就发现整个机房的数十台电脑同时通过网络从服务器那里开始克隆硬盘。对比之前把整个机房的机箱都拆开的方式,我心里的成就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网络克隆』完成之后,我又为所有的机器装上了安全性更好的还原系统,这种还原系统不仅仅不易被破解,更重要的每一台机器都和服务器连接,我随时可以通过服务器监测到每一台电脑的运行状态,甚至可以直接监视每一台电脑的桌面上正在显示什么,随时可以通过服务器向任何一台机器发送消息……这样的前期准备可以让我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任何一台机器的异常,并能及时和相应的顾客沟通。更重要的是,我本身就是开发者,所以在校学生需要的所有开发工具和环境我都已经预先安装好了,再也不会有人会像我一样为了开发环境来破坏还原系统了。

经过我们在暑假期间的努力,整个机房从硬件到软件焕然一新,领导很开心,决定在暑假结束、新学期开始时免费三日,作为促销手段吸引更多的学生过来上网,于是我开始设计海报,将机房电脑的配置,以及由于我的存在,我们机房特有的开发环境写在了海报里,在校园网论坛和线下传单的共同作用下,加上前三天免费的吸引,机房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爆满。

而由于Photoshop,Flash等设计开发软件的齐全,也吸引了一些有心人的注意,在新学期开始后不就,就有一个培训机构来跟我合作,希望在我们的机房里面开展相关的专业培训,而这一切,在我到来之前根本无法想象。

伴随着机房的发展,我很快发现另外一个问题,机房里面负责收银的是两位阿姨轮班,这两位阿姨通常在收银的间歇在电脑上自己打牌或者炒股,有时候有学生来上网也爱理不理的,有时候受个人情绪影响态度也不太好,我于是又很天真地给领导提出能否让机房每天的收入情况和对应的收银阿姨的收入挂钩,以此来刺激她们对待工作的热情。那个时候只是单纯地希望机房能够发展得更好,希望自己精心打理出来的机房能够给更多同学带来方便,而不仅仅是因为门口收银阿姨的态度就流失部分目标客户,反倒对自己的死工资没有任何在意也没有提任何要求。

当然现实永远比一个在校学生所能够想象得到的要复杂,一如我刚接手时机房的混乱,我关于工资与日收入挂钩的建议并没有被采纳,原因是收银的两位阿姨和那位领导有某种我不了解的层面的默契。他们更喜欢现在这样的合作方式,他们身后有我所不了解的利益关系和恩怨情仇。

时间很快来到期末,我在双选会上以一页纸的简历被新华网重庆频道选中并通过了层层面试,在仅仅为机房工作了一个学期之后,我向领导提出辞职,因为我要去新华网实习,尽管领导向我打听我实习的工作,试图通过加工资的方式留住我,但是我很清楚我的兴趣一直都在互联网开发,当网管只是为了有个更方便的免费上网环境。与此同时我已经在工作过程中发展出了两位非常得力的助手,我完全可以非常放心地把机房交给他们。

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算是我职业生涯的开始,虽然只是在校期间的兼职。但是我很开心我并没有墨守成规,我坚持采用了更合理更正确的方式去完成工作,也因此吸引了真正对技术有热情有追求的同学,并逐渐把他们培养成了我的助手和接班人,在我需要离开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很轻松地接手我的工作,而我也可以放心地去追求我更向往的技术。入行这么多年了,我很庆幸我依然保留着这样的习惯。做普通的技术虽易,追求更好的技术不易,且行且珍惜!

2014-04-07 21:3469